当前位置:主页 > 灵修随笔 > 灵修笔记 > > 正文

我们需要的不是高大自满的神学

2021-06-23

   我们需要的不是高大自满的神学
十架微刊  昨天
   当我们走进神学院开始读神学,抑或当我们铺开系统神学的书籍开始阅读神学,或者我们在教会内部的神学课程中学习,当问一个问题:我是为了什么而学习?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直接关乎我们的生死。芬乃伦告诫说:你所需要的不是治愈,乃是治死。神学之于我们的老我,用这句话来形容应该无比贴切。今天的文章,谈了这个角度,但远不止这个角度。
福音真理的入门便是“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林前15:3),我们因此得救,与神和好,“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罗5:2)。那相信的人也在基督里有份(来3:14),与神的性情有份(彼后1:4),与天上的恩召有份(来3:1),与圣灵有份(来6:4),与神的圣洁有份(来12:10)。在中保基督里,他死而复活,升到天上的宝座,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以弗所书2:6)。
    他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西3:3)。他在主显现的日子如何,今日也被视为如何,也被神如此相待。
一方面,信心使他盼望将来的荣耀;
   另一方面,信心也使他回望疲乏的征程,好像他已经完成了天路历程。
“你们乃是来到锡安山,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来12:22)。
基督徒诚然蒙召过坚定一致的生活,同时也要喜乐,不要效法这个世界(罗12:2),而要与他已经凭信心身处的将要来的国度相称。他的为人应当怎样圣洁、怎样敬虔呢(彼得后书3:11)?
显然,那“与基督一同复活”的人应当像那位复活的主。他当柔和谦卑、温柔仁爱、单纯质朴、友善助人、慷慨大方,不轻易发怒或轻蔑,坦率诚实,不自私,不心胸狭隘,不贪婪,不狂妄,不世俗,谦卑受教…
真正的基督教是健康而强健的,并非柔弱病态,也不是非理性的;
另一方面,基督教也非强硬、偏见、令人退避三尺、不雅而无礼。
1、
真正的基督徒生命
   我们需要的不是高大自满的神学,而是在生活中行出来的神学,在日常生活中具有高尚的体现……神学越高,从中生出的日常生活也应当越高尚、越有担当。它应当使基督徒具有属神的正直和单纯的品行,以及真正高贵的举止,没有骄傲、顽固或冷漠;意志坚定而不固执任性或是刚愎自用。教义越高,越当引导我们体贴神的意念——即真理,以及神的旨意——即律法。
    我们称赞使徒书信的崇高教导,我们也当不打折扣地称赞“律法和先知的道理”(太7:12;22:40;路24:44)。我们聆听使徒的教义如此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2:20);然而我们不要转离使徒的训诫:
 
“你们要弃绝谎言,各人与邻舍说实话,因为我们是互相为肢体”(弗4:25);

“从前偷窃的,不要再偷”(弗4:28);

“一切苦毒、恼恨、忿怒、嚷闹、毁谤,并一切的恶毒,都当从你们中间除掉”(弗4:31);

“淫词、妄语,和戏笑的话都不相宜;总要说感谢的话”(弗5:4);

“但现在你们要弃绝这一切的事,以及恼恨、忿怒、恶毒、毁谤,并口中污秽的言语”(西3:8);

“不要彼此说谎;因你们已经脱去旧人和旧人的行为”(西3:9)……
   这些都是圣灵的命令,它们就跟神在何烈山的火焰与黑暗中宣告的律法一样有效。
     我们的问题不是我们该不该守这条或那条律法,而是我们有没有必要守任何律法。如果顺服使徒的律法并非律法主义,那么顺服道德律也不是律法主义……因此,真正的基督徒生命不是反对律法的生命,也不是没有律法的生命,也不是在律法之上的生命,而是像赐律者那样的生命——律法在这样的生命中完全实现、完美应验。耶稣的生命即是如此,只要我们在圣灵中效法耶稣,这也是我们的生命。
   这是一种完全认真、正直、可敬的生命……在小事上认真,大事上也认真,在经商、管理家庭、管理时间和金钱、完成任务、履行承诺、履行责任、为基督作见证、不效法世界上都是如此。
一个知道自己已经与基督一同复活、心思挂念属天之事的人,会是一个公正、可靠、朴实、不自私、诚实的人。
   他会在自己的信心上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彼书1:5-7)。他会使自己留心不至于“闲懒不结果子”(彼后1:8),会默想并照着这些事去行:“凡是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清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若有什么德行,若有什么称赞,这些事你们都要思念”(腓4:8)。
2、
对恶事轻描淡写绝非基督信仰
    当人追求一种高大而超凡脱俗的神学,就具有坠入一种温软柔弱的基督教的危险。基督教是为持久而生:它不是娇贵的,而是坚忍不拔的植物,可以面对尖锐的风暴,而非倦怠、幼稚而懦弱。它的步履坚固、步步正直有风骨,它和善却坚定,温柔又坦率,沉着但不随波逐流,怜恤但不愚弱,坚定但不粗暴。它不惧怕向错谬发出严厉的谴责,也不畏惧提高音量声讨周围的罪恶,拿不属世界当借口。它不因惧怕被指控缺少基督教的爱而不敢说真话,而是诚实责备,毫不畏缩。它称罪为“罪”,不管是谁都不妥协,宁可冒着被指控没有爱心的风险,也不冒失责的风险。
   不论是旧约还是新约,其信仰都是强烈而大声地谴责邪恶。对恶事轻描淡写或许是感性主义,但绝不是基督教,因为这样做背叛了真理与公义。如果有谁是坦率、刚正、诚实、喜乐的(我不说生硬和无礼,因为基督徒必须谦逊有礼),那一定是一个尝过主恩滋味的人,一个盼望主耶稣再来的人。
    我知道爱能遮掩许多过犯,但爱并不会称邪恶为良善,只因为那是一个好人做的;爱也不会因着某个弟兄名声高大又热心而为他的里外不一找借口。诡诈和世俗仍然是诡诈和世俗,哪怕是看似卓有成就的人做的也改变不了其性质。
   我们许多人的基督徒生命都尚未到达成熟的地步。“你们向来跑得好,有谁拦阻你们,叫你们不顺从真理呢?”(加 5:7)。起点是绝佳的,但工程停滞不前;战争已经勇敢地打响,但只打了一半;一本书写了前言,就再无下文。这种情况下,难道不是在羞辱基督吗?难道不是给基督的福音做糟糕的见证吗?难道不是否定了他的十字架、轻慢了他的话语、将他的榜样等同无用?
 3、
一个效法基督的人不是进行宗教表演
如果圣洁生活只包含一两件善行——一些伟大的善举或受苦受难,那么我们就可以理解人们在小事上的失败,将小罪视为无伤大雅的瑕疵。
   然而圣洁生活包含许多小事……许多微小的言语,而非动人的演讲或讲道;许多微小的行为,而非神迹、战争、伟大的英雄之举,或是壮烈的殉道;是这些组成了真正的基督徒生活…… 避免小恶、小罪、微妙的表里不一、细微的软弱、小错小犯、微小的言行失检和鲁莽、小缺陷、对肉体和私欲小小的放纵、些微的懒惰、优柔寡断、闲散或怯懦、一点点的模棱两可或偏离正直、一点点的卑鄙和恶毒、一点点的贪婪与吝啬、一点点的世俗与浮夸、对他人感受和心愿的一点冷漠、发一点脾气、暴躁、自私、有那么一点点虚荣——正是不去犯这些看似微小的恶行构成了圣洁生活的美丽之处,至少是被动意义上的美丽。
接着,我们要关注那些每日、每时每刻的微小职责,不论是公共事务还是个人事务,还是家庭管理;微小的谈话、表情和语调,微小的善行、宽容和温柔,微小的舍己、节制和忘我,为他人而做的微小的善举和体恤,每日守时,每日所用的方法和目标——这些都是在积极发展圣洁生活,像马赛克一样拼凑着一副丰富神圣的图案。
 
   伟大的人生是由小事组成的,若有人认为伟大的人生只能建立在伟大之事上,那他在圣经里很难找到什么可羡慕和效法的对象。
一个“学了基督”的人,一个“与神同行”的人,不是一个虚伪的人,不是进行宗教表演、带着虚假面具。他将在举止、言语、外貌、语气和习惯上完全自然真实,他就像是所有被造物中最自然的,像个小孩子。基督教被当成虚伪的那一刻就变得令人厌烦……那“被众人所知道所念诵的”基督的“荐信”(哥林多后书3:2)必须是透明自然的。
 
我们为基督而活,必须完全跟随他,不是仿照一个外貌,而是效法他自己。否则,我们的生活将是亏欠的见证,反映的是一个微弱无力的信仰,没有安舒、质朴与恩典,不过是带着模仿和扮演的痕迹,甚至是种伪造。

关注公众号弦外飞音 主内免费学琴

大家都爱看
查看更多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