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灵修随笔 > 灵修笔记 > > 正文

话说“圣洁的生活”(老童)

2021-06-06

  话说“圣洁的生活”
 什么是圣洁?这个问题似乎不屑一问,谁不知道!因为一个人从小到大,从家庭到学校,所受到的教导都与“圣洁”有关:“要做好人,要做好事。”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我响应学校的号召,准备了一本《百件好事记录簿》,以一百件“好事”为目标,每次做了一件“好事”,就在本子上把这事记下来。有一次,我在操场上看到一把旧的钥匙,高兴极了,马上捡起来交给教师,好事簿上又多了一件“好事”。现在想想,那把钥匙八成是人家不要了扔掉的。当时,一想到我有这样的一个本子,就很激动,觉得做人有目标了,有奔头了。每做一件“好事”时,心里有如一股甘甜的泉水流过。
   何止少年的我如此这般热衷善事,善举,可以说,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天性”,那怕是罪犯,也曾有他们那一段“性本善”的“人之初”。爱憎分明,见义勇为,为善最乐,怜幼恤老……表达人类“善心”的言辞数不胜数。“善文化”是人类“善生活”的积淀与提炼。(世人观念,世界文化)
  世人不知道,他们的“善心”不过是“神的影子”罢了。神在造人的时候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创1:26)所以,人有良心。但因为人的始祖犯罪堕落了,良心也就“丧尽”了(弗4:19)世人不仅良心丧尽,他们还不知道他们这种“丧尽良心”的本性,以至于写出“人之初,性本善”的愚昧之见。当然,人在幼年阶段与成年阶段,他们“相同的本性”所遇到被开发出罪行的机会不同,成年人犯罪的机会当然更多,性质更严重。小孩子不会杀人,只会挑好的给自己,坏的给别人,这与杀人比,就算是“性本善”了。世人把“良心”的“殘羹剩饭”当作“满汉全席”,大做文章。结果只能是以失望告终。
 “圣洁生活”对世人来说,是一句空话,说到底是不可能的。
基督徒呢?神说:“你们要圣洁”(彼前1:16)。基督徒有什么本事“圣洁”呢?作为神的儿女,所有神“要”他们做的事,都基于一个前提,那就是他们“能”这样做。神怎么会叫他的儿女做“无米之炊”呢?如果这样,信耶稣还叫福音吗?
有一种隐藏着错误理解的说法是:“因为我是基督徒,所以我要圣洁。”这是一种宗教模式,就像,“因为我是吃斋的,所有要圣洁”,“因为我是党员,所以我要起先锋模范作用”一样。这种模式是“是而要”,“要圣洁”是满足身份的条件,否则你就“不是”。何以说它是宗教模式呢?因为它不管你“能不能”,只管你“要不要”。所以,按这样的要求定“身份”,没有一个人“是”的,因为没有一个人真正“能”的。
   有一次,我在一个家庭聚会里看到这样一件事。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小姐妹说,她在班上别人骂她,她该怎么办。弟兄姐妹们都纷纷劝勉她说:“你要忍耐,虽然忍耐很困难,你要坚持,坚持再坚持,最后你一定会胜利的。因为你是基督徒。”使我感到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告诉她说:“你的旧人已经死了,如今是耶稣基督在你里面活。你回到回到基督里,让基督的忍耐彰显出来。”
  基督徒的圣洁模式是“是而能”,身份里包含了圣洁。
  世人的圣洁是人“做”出来的,基督徒的圣洁是神“送”的。所以,结果天壤之别。
  神怎么送呢?“耶稣替你死!”如圣经所言:“他藉着基督的肉身受死,叫你们与自己和好,都成了圣洁,没有瑕疵,无可责备,把你们引到自己面前。”(西1:22
  圣经罗马书第七章里用一个比喻,生动而确切地解释了这件事情:
  神对我们有公义的要求,所以颁布律法。没有律法,何以有标准来定罪。这很容易理解。然而,人靠自己行不了律法。世人的“犯罪”标准是“被判刑”,是“行为”触犯了法律。而神对人犯罪的标准是以“心里的犯罪倾向”来界定的。耶稣说:“你们听见有话说:‘不可奸淫。’只是我告诉你们: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太5:27-28)。耶稣的标准不仅是“高”,而且是“准”。人不犯法是因为他还未到“需要”犯法的地步而已。官场上的贪官是最好的例证。
   人行不了律法,又怎么能脱离罪呢?脱离不了罪又怎么能圣洁呢?人行不了律法,是铁定的事实,然而,人若脱离了律法,“罪的问题”不就解决了?因为脱离了律法,就意味着人不受律法的约束了。这倒是好主意哎。
    在这种情况下,保罗用了个比喻来解释“脱离律法”的办法。保罗的意思是,我们“旧人”好比一个女人。(“旧人”是指我们作为亚当的后裔的一切性质,我们那旧有的、邪恶的、未重生的自我)这个女人有一个丈夫,这个丈夫就是律法。“律法”这个丈夫是个好人,他严格,认真,对妻子要求很高,他的要求都是出自神的。而这个女人,却事事随便,做事马虎。丈夫虽好,却不会帮助妻子按他的要求去做事。这样,夫妻关系是好不起来的。这个女人想脱离这个丈夫另嫁一个丈夫。无奈,丈夫活着,她不能这样做,因为,如果她这样做了,就是个淫妇。怎么办呢?女人要想不受丈夫约束的话,只能寄望于“丈夫死掉”的那一天。可是,这个希望又是不现实的,因为,这个丈夫注定不会死,耶稣说:“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太5:18),离婚不行,丈夫不会死,哪又怎么办?女人自己去死!女人死了,这个名叫“律法”的丈夫就不可能再要求她作什么了,人都死了嘛,你总不能越过坟墓来“要求”她啊!
   方案有了,如何实施?也就是说,这个女人(我们“旧人”)怎么死?这事我们自己是做不来的。我们即便自杀了,也仍然是带着“亚当的罪性”死掉的。“基督……为我们死。”(罗5:8)的意义就在这里显明了。基督的死把我们(旧人)也包括进去了。“岂不知我们这受浸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浸归入他的死么?”(罗6:3)所以,在保罗这个比喻里的女人要脱离束缚她的丈夫(律法),无须她自己去做,神藉着耶稣基督的死“替”她做到了。我们藉着“信”接受。
   奇妙的是,耶稣并不是一死了之。三天后,他复活了。我们呢?也复活了,因为“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罗6:5)
  更奇妙的是,在保罗比喻里的那个女人(我们“旧人”)复活变成新人后,马上就实现了“嫁给另一个丈夫”的愿望,如保罗所说:“我的弟兄们,这样说来,你们藉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们归于别人,就是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叫我们结果子给神”(罗7:4)
现在,我们来看保罗的比喻里的第二个丈夫(“那从死里复活的”,就是耶稣基督)。这个男人虽然对她也有要求,甚至有更高的要求,比如,耶稣说:“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太5:43-44)“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是律法(第一个丈夫)的要求,而“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是耶稣(第二个丈夫)的要求。尽管他比第一个丈夫要求更高,但他会帮助她,使她具有履行丈夫要求的能力。所以,在她没有履行不了的要求。
“你们要圣洁”就是第二个丈夫对女人提出的要求。女人要完成这个要求,用保罗的话说,就是“叫我们结果子给神”(罗7:4),而不是靠自己“忍耐啊,忍耐啊,……”像之前提到了那个小姐妹那样去做。这个“圣洁”的果子就是耶稣的性情。
怎么结果子呢?
去实践“与第二个丈夫结合”的过程,就好了。这个过程是什么呢?我们重温一下:
“你们藉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们归于别人,就是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罗7:4)
“岂不知我们这受浸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浸归入他的死么?”(罗6:3)
“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罗6:5)
“圣洁的生活”就是去经历耶稣基督的死,从而,他的“圣洁”便“活”出来了。比如,你遇到一个令你十分恼火的场合,你去经历耶稣的死而复活,让他的“安静”彰显;比如,你与你的仇敌“狭路相逢”,你去经历耶稣的的死而复活,让他的“爱”彰显。
在我们的全部生活中,我们必须“高举基督”!高举基督的生活使我们“新造的人”的地位更加结实,巩固;也更加的实际。



                                         

关注公众号弦外飞音 主内免费学琴

大家都爱看
查看更多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