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讲章】为“更大的事”放胆祷告讲章资料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浏览:
为“更大的事”放胆祷告 时间:2019-04-11 05:55:16作者/供稿:大卫迈克尔 来源:微时代改革宗教会 为更大的事放胆祷告 文/大卫迈克尔 译/非比 校/启行 教会期刊 2019年01月号(总第75期)...

为“更大的事”放胆祷告 时间:2019-04-11 05:55:16    作者/供稿:大卫•迈克尔     来源:微时代改革宗教会    

为“更大的事”放胆祷告

文/大卫•迈克尔

译/非比   校/启行

教会期刊 2019年01月号(总第75期)

为了鼓励人们为下一代的“更大的事”放胆祷告,我们需要解释清楚所谓的“更大的事”、“放胆祷告”是什么意思。在开始的段落里,我想讲一些我的个人经历,希望为理解这些概念提供一个背景,并以此感谢上帝赐给我不配得的恩典,唤醒了我如此祷告的热情。

预备心来祷告

我有幸曾在两间教会担任牧师,这两间教会的带领人有非凡的讲道恩赐。因此(并且很感恩),我有更多机会公开祷告而不是讲道。

我第一次公开祷告的机会是在1986年的父亲节,我被分配负责献上牧者祷告。那次祷告时长大约5分钟,但我花了好几个小时准备。在那一年我另外有6次祷告机会,每次都花相当长的时间准备。在接下来的10年里,我每个月至少作一次牧者祷告。最终,我能够缩短准备的时间,但是到目前为止,仍然需要2个小时。

虽然我一生都在向上帝祷告,但是在几百人面前祷告还是不同的。毫无疑问,在我的心里有点惧怕人,但主要是因为我觉得代表这些人祷告是一项重大的责任。司布真在《致我学生的讲义》(Lectures to My Students)中提供了16页关于如何公开祷告的说明,我被其中的一句话抓住,并在那句话下面做了标记,他说:

将全体会众和你自己一起带到上帝的宝座前……藉着居住在你身上的圣灵的力量,将在场的每个人的渴望和想法表达出来,你一个人的声音代表了在上帝宝座前充满热情的数百颗跳动的心灵。

这句话有助于说明为什么献上牧者祷告的任务对我来说如此重要。我准备的时候花大部分的时间试图去理解,当我站着祷告时,这些人的心里在想什么,然后我试图用简洁、有意义的方式组织语言,以最好地表达我们对上帝的情感、我们对罪的忧伤、我们正在背负的重担以及我们内心的渴望。

顺便说一下,在公祷训练的成长方面,司布真对我的帮助最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引用如此之多他的话的原因。在我第一次被要求献上公开的牧者祷告后不久,我得到了一份1906年版的司布真讲坛祷告集。这些祷告如同他的讲道一样经常触动我的灵魂。实际上,编者在对该作品集的介绍中写道:“听这位出众的牧师(司布真)讲道是非常令人难忘的,而听他祷告往往更令人难忘。”美国布道家穆迪(D. L. Moody)于1892年10月在都城会幕教会(Metropolitan Tabernacle)的发言证实了这一点。他回忆起25年前的一次访问时说,他走了四千英里,来聆听司布真讲道,但是令他印象最深刻的不是讲道,也不是会众的唱诗,而是司布真的祷告。”司布真的讲坛祷告集和他在《致我学生的讲义》中的实际指导,以及他的一篇讲道《祷告的金钥匙》,都是非常宝贵的资源。

二十多年来,我在教会的职责包括主持儿童奉献礼,每次都以牧者祷告来结束。司布真的话仍然萦绕在我耳边,这些祷告受到许多基督徒父母对他们孩子的期望的影响。这些祷告也反映了会众对影响这些孩子的信仰负有的责任,以及对下一代基于圣经的异象负有的责任。每年至少四次预备这样的祷告对我而言大有裨益。将内心对于下一代的期望组织成语言并且向上帝表达,这影响了我个人的祷告生活以及我为子孙祷告的方式。我也发现,在培养对于下一代的异象以及吸引全会众关注这个异象上,为“更大的事”放胆祷告极具价值。我也很确信上帝会顾念发自内心的深思熟虑的祷告,而不是一堆与祂疏远的“重复话”。

这一经历给了我很多重要的想法,对真理78(Truth78)拓展资源方面有很大影响。一方面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如果我为了在几百人面前向上帝祷告而投入几个小时来作预备,那么每当我以祷告来到上帝面前,我难道不应该作至少同样充分的预备吗?如果我因为想到成为“数百颗跳动心灵的声音的代表”而感到战栗,那么当我想到自己来到这样一位全能者面前,在祂的宝座前,有活物并长老并许多天使,他们的数目有千千万万,大声说着“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启5:12),我难道不应该更加感到战栗吗?

但另一方面,我感谢上帝,“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约一2:1),祂“现今在上帝的右边,也替我们祈求”(罗8:34)。我也感谢上帝,“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罗8:26)。我会永远感谢上帝我们“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罗8:15)如果一个孩子觉得在和他的父亲说话之前需要花几个小时来预备,我们难道不会觉得奇怪吗?这样,对于那些真正“被收纳为儿子”且被宝血所赎买得自由的人,他们来到无限圣洁的“阿爸父”这里,却要花几个小时预备这祷告,我们难道不该觉得很奇怪吗?

诚然,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上帝的儿女认为除了在基督里的身份以外,还需要别的什么东西才能与这位永生上帝交谈,我不仅认为这很奇怪,而且认为这是对十字架的一种冒犯。然而,如果我们不想使自己的渴望与上帝的渴望保持一致,或者不去思想祂的应许以便我们可以按照祂的话语来祈求,这真的是在尊荣那位付上血的代价使我们能到父神那里的主吗?司布真向他的学生强调,预备心来祷告的重点在于:“预先严肃思考祷告的重要性,默想灵魂的需要,并且记住我们所投靠的应许;然后,带着写在心版上的祈求到主面前。这肯定比没有明确的目的和渴望,随意地来到上帝面前,急促地来到宝座前更好。”

下一代人的需要、他们面临的挑战以及他们面前的机遇都很大。如果上帝的百姓凭着信心来到祂面前为“更大的事”放胆祷告,上帝会喜悦做什么呢?希望我们接下来可以明白。

为“更大的事”祷告

为“更大的事”祷告不一定是很长的祈祷。它们的范围很广。耶稣在马太福音第6章结尾处的话表明了这一点。祂指给我们看“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的“天上的飞鸟”,以及“也不劳苦,也不纺线”的“野地里的百合花”,之后耶稣说:“所以,不要忧虑说:‘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1-33)

从这段经文可以看出,当我们为下一代祷告时,我们首要的祷告应该是为了“更大的事”——上帝的国的事,正如我们在较小的事上信靠上帝一样。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忽略为较小的事情祷告,而是应该优先为“更大的事”祷告。耶稣在马太福音第6章前面给出的例子中教导我们,首先要祈求“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然后祈求“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太6:10-11)

当我们为下一代祷告时,尽管我们代表孩子向上帝祈求小的事情也并不为过,但我想力劝大家的是,应该为下一代的“更大的事”多多祷告,使这祷告可以清楚地和上帝国度的旨意联系在一起。

注意,耶稣告诉我们当先求上帝的国和上帝的义(更大的事),“这些东西”(较小的事,像食物和衣服)“都要加给你们了”。当我们为下一代的“更大的事”祷告时,较小的事通常也包含在内了。

当所罗门王求上帝赐给他知识和悟性,以智慧和公正来管理上帝的子民并能明辨是非时,他就发现了这一点。“所罗门因为求这事,就蒙主喜悦。上帝对他说:‘你既然求这事,不为自己求寿、求富,也不求灭绝你仇敌的性命,单求智慧可以听讼,我就……赐你聪明智慧……你所没有求的我也赐给你,就是富足、尊荣,使你在世的日子,列王中没有一个能比你的。’”(王上3:10-13)

祈求我们在天上的父让孩子们的心充满喜乐,让他们一生都欢喜快乐,并且赐给他们在祂面前“满足的喜乐”,“在(祂)右手中永远的福乐”(诗16:11),这其中可以包括我们期望孩子们能度过美好的一天。祈求上帝“在各样善事上”装备我的孩子来“遵行祂的旨意”,并带领他们“行祂所喜悦的事”(来13:21),这其中包含了我们期望孩子们能与他们的兄弟姐妹分享。让孩子在数学考试中取得好成绩可能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孩子有“一切属灵的智慧悟性”,“行事为人对得起主”(西1:9-10)。如果我认真寻求上帝赐给我的孩子一切属灵的智慧,那么在数学测试上表现得好就不那么要紧了。最后,什么会让我们更快乐——是一个擅长数学的孩子,还是一个行事为人对得起主的孩子?的确,一个期望并不一定否定另一个期望,而且在数学测试中向主寻求帮助并不会让主不喜悦。我担心的是,我们为孩子们的数学测试祈求帮助,但忽略了祈求那更重要而且更明确地符合上帝对我们孩子的旨意的事情。

我们祈求恩典以向我们的孩子忠实地宣告“耶和华的美德和祂的能力”(诗78:4)以及“上帝的全部计划”(徒20:27,新译本),好使下一代可以认识真理,甚至即使他们尚未出生,但当他们成长起来后会把真理告诉他们的孩子,使他们可以仰望上帝。尽管我们这样祈求了很多,但我们可以更加坦然无惧并且充满信心地为此祷告,因为我们知道,相比那许多的小事,我们所求的事是更加明显符合上帝旨意的。

当我们专注于为“更大的事”祷告时,我们更有可能认识到这一点:上帝根据祂伟大的旨意来解决较小的问题。保罗显然相信上帝能够“照祂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腓4:19)满足一切需要(包括日用的饮食),而在7节经文前他告诉我们他“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都得了秘诀”(腓4:12)。在腓立比书的前面的章节中,保罗揭示出面对饥饿的秘诀在于先寻求更大的事,如“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腓3:8)。在没有像食物这样次要的东西的状况下,他仍然可以满足,因此他可以“得着基督,并且得以在祂里面”,有“信基督的义”,使他能够“认识基督,晓得祂复活的大能,并且晓得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或者也得以从死里复活”(腓3:8-11)。

换句话说,当我们热切地寻求更大的事并为之祷告时,即使较小的事的结果令人失望,我们也会更倾向于相信上帝的信实和智慧。也许数学考试失败是上帝用来赐给你孩子“一切属灵的智慧悟性,好行事为人对得起主”的方式之一。

二十多年来,我一直主持教会中的儿童事工,几乎无一例外地,我们每个学年都需要很多的志愿者。2017年8月,在距秋季项目开展还有两周的时候,我们还需要130名志愿者。

此外,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带领一个致力于提供资源来装备教会和父母做下一代的门徒训练的事工。多年来,上帝通过这些资源的销售额来维持这一事工,但在2017年夏天,我们的销售额严重下降,威胁到了该事工的生存能力。

当我们考虑未来的时候,我们相信上帝没有应许增加收入,没有应许我们的事工能长期生存下去,正如祂没有应许在8月20日之前为秋季项目提供130名工人一样。为这些事情祷告绝对没有害处,但我们决定将我们的祷告专注在更大的事情上。我们祈求主耶稣建立祂的教会,祈求地狱之门不会胜过祂不可抗拒的旨意。我们祈求我们这一代人向下一代人忠心地宣告耶和华荣耀的作为。我们祈求我们将拥有所需要的一切,忠实而富有果效地将上帝的一切旨意传递给我们的孩子。我们专注于先为下一代寻求上帝国度的旨意,我们决定在收入和志愿者等较小的事情上不是祈求而是信靠祂。

回顾2017年第四季度,我们感谢上帝为秋季项目提供了足够的志愿者,并使事工的销售额有小幅增长。在那个季度,上帝也在我们中间成就了一些完全出乎我们意料的事情。上帝为我们的小事工带来了朝气和异象,这是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一年后,秋季项目仍然需要志愿者。一年后,我们的事工仍然面临着重大挑战。我们预料到需求和挑战永远存在,但是藉着上帝的恩典,我们最诚挚和最急切的祷告是为着“更大的事”,就是为了合乎上帝心意的大事和祂对下一代不可抗拒的旨意而祷告。

放胆的祷告

我想到的为下一代献上放胆的祷告是出于对三个事实的坚定信心。

上帝正如祂所说的那样。祂的所有属性都是无限、完美的。祂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祂不睡觉也不打盹,不困倦也不疲乏。祂的能力是无限的,没有任何东西能超越祂的统治和权柄。祂一直在察看,一直在垂听。我们可以向上帝祈求一切善事,祂都能成就。因此,我们可以带着满有确据的信心向祂祈求。

上帝始终持守祂的应许,并成就祂定意要做的一切。因此,我们可以放胆地祈求祂做成祂所应许的,并成就祂在创世之前就立定的旨意。

当我们无法保证我们的祷告符合祂的应许和旨意时,很难放胆地祷告。我不能放胆地为我的孩子在数学考试中表现很好而祈求,因为正如我已经指出的那样,未能通过数学考试也许更符合上帝对我孩子的心意。然而,我可以放胆地祈求考试结果对我的孩子成圣产生影响,因为保罗明确表示上帝会使我们成为圣洁。

虽然为我父亲的癌症得到医治祈求是合适的,但我不能放胆地为此祈求,因为没有任何上帝的应许或旨意使我相信我的父亲一定会在天堂的这一边得到医治。但我能够放胆地祈求癌症不会在不是上帝为他的生命所命定的时候将他带走。我可以祈求他不会失了信心,并且他信心的真实在经过试验后,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得着称赞、荣耀、尊贵”(彼前1:7)。

即使耶稣也不能放胆地祈求“叫这杯离开我”,但祂可以带着绝对的信心放胆地祈求“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并且祈求“愿你荣耀你的儿子,使儿子也荣耀你”(约17:1)。

在为下一代献上的放胆的祷告中,并非每一个都一定符合上帝的主权的旨意。例如,我经常祈求“这间房子里每一个被人所认识、所爱的孩子都蒙拯救——没有一个会失丧”。如此为“更大的事”放胆祷告与一些真理有关,比如上帝“能拯救到底”(来7:25),祂不愿有“一人沉沦”(彼后3:9),“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罗10:13)。我放胆地祷告,因为知道上帝百姓献上的祷告可以打动上帝,并且一些人在上帝回应祂百姓放胆的祷告中得到拯救。我放胆地祈求,因为保罗为了以色列人,“心里所愿的,向上帝所求的”(罗10:1)是他们可以得救。我放胆地、按照上帝对祂百姓的旨意祈求,即使最后我为之祷告的一些孩子在不信中灭亡了,我仍然相信全地的审判者会做正确的事。

放胆的祷告只有“在我们主基督耶稣里”才有可能。保罗告诉我们,“我们因信耶稣,就在他里面放胆无惧,笃信不疑地来到上帝面前”(弗3:12)。因为我们有这样“一位尊荣的大祭司”(来4:14),希伯来书的作者鼓励我们凭着信心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4:16)。祷告中敬虔的坦然无惧来自“我们自己没有任何功劳”这样的意识。

离开基督,我们就被遗弃在没有指望、没有上帝的世界中。离开基督,我们无法求告,也无法就近上帝。离开基督,我们将在上帝面前被烧灭。

这些作者需要敦促我们放胆地带着信心到施恩宝座前,原因是:当我们正确地理解了没有基督时我们那被罪恶污染的本性,并想到上帝的荣耀、威严、统治和权柄,而且想到撒拉弗、基路伯、长老和天兵在祂宝座前跪下并敬拜这位自有永有的伟大上帝直到永远的时候,我们会自然地、合乎情理地变得恐惧战兢。然而,基督能够叫我们“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站在祂荣耀之前”(犹1:24)。所以,藉着基督我们可以放胆地发出呼求。

祷告中的放胆无惧并非都必然是讨上帝喜悦的敬虔的放胆无惧。不敬虔的放胆无惧并非出自谦卑地依靠基督,而是源于对自己无知的骄傲自信。乃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第一次到以利沙那里时,他“坦然无惧”,这是因为他仗着自己作为叙利亚军队指挥官的地位,以及他作为一个英勇且富足的人的身份。

司布真澄清说:“坦然无惧源于恩典,并且是圣灵的工作,不是一个反叛者在被他冒犯的国王面前厚颜无耻的大胆,而是一个孩子般的坦然无惧,因为爱而敬畏,因为敬畏而爱。永远不要陷入莽撞地向上帝说话的模式中;祂不应该受到我们的指责,而是应该被尊为我们的主和上帝。让我们谦卑地活在圣灵里,并为此祈祷。”

为下一代祷告时的放胆无惧不应该从脱离基督的自信中发出来。我们可以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并不是因为我们是很好的父母或祖父母,在信仰方面忠心地指导孩子并按主的教训和指导养育他们。同样地,我为下一代祷告时的放胆无惧的信心并不是来源于我作为牧师的身份,不是来自我多年来在针对父母、孩子和青年的事工中服事,也不是因为我参与了一个旨在帮助下一代仰望上帝的机构,即使这个机构建立在诗篇78:7所说的热心基础上。为下一代献上的放胆无惧的祷告源于我们在基督里的信心,以及祂对于属祂之人所是的一切。

我认为没有人对基督的信心可以超过保罗。我们这么说是因为他在祷告中显出了放胆无惧。在以弗所书第3章结束时,保罗“在父面前屈膝,天上地上的各家都是从祂得名”,他献上如此放胆无惧并且荣耀的祷告,“按着祂丰盛的荣耀”,上帝会赐福保罗所爱的这些人,藉着祂的灵,叫他们心里的力量刚强起来。使基督因他们的信,住在他们心里,使他们“爱心有根有基,能以和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并知道这爱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便叫上帝一切所充满的,充满了(他们)”。“上帝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但愿祂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阿们!”(弗3:14-2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