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的哀歌讲章资料

作者:恩约子民 来源:网络 浏览:
文章来源于网络 请谨慎分辨解读 亲爱的弟兄姊妹,平安。今天我们一起来看撒母耳记下第1章。这一章讲到:大卫知道扫罗和约拿单的死,并为之作哀歌。 大卫接收到的,从北方战场来...


文章来源于网络 请谨慎分辨解读




   亲爱的弟兄姊妹,平安。今天我们一起来看撒母耳记下第1章。这一章讲到:大卫知道扫罗和约拿单的死,并为之作哀歌。

   大卫接收到的,从北方战场来的第一个消息,是透过一个少年人,他说自己是亚玛力客人的儿子(1:13),他偶然到基利波山(1:6),当扫罗受伤的时候。他所叙述的和撒上31章的记载是完全不同的,这两段叙述并排在一起,没有关于其差异的评论(撒上和撒下是同一卷书)。如果撒上31章的叙述是对的,那么必然有在基利波山别的目击者回来报告。这个少年人说,是他自己,而不是为扫罗拿兵器的人,知道扫罗必要死,被要求结束他的生命。撒上31章那个拿兵器者的恐惧,对他似乎不是问题。他杀了扫罗,拿走他的冠冕和臂镯,立刻离开那地区,来找大卫,好把冠冕交给他。   大卫和他随从的人员第一个反应是悲伤。尽管被放逐在外,他们从来都是以色列人,他们为国家的战败、死伤无数,尤其是扫罗和约拿单的死而哀哭。在外流浪的人,比那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家的人,对自己的国家有更深的洞察,更深的感情,这常常是事实。扫罗或许视大卫为敌人,但是大卫在过去数年一直尝试要证明,他从不把扫罗当作敌人,他的哀哭是真心的。新约圣经所教导我们对生死的看法,是大卫当时还没有的,但是为死亡和死亡带来的种种而哀伤,仍是应该的,即便死去的人曾经恶待我们。当你的对头死了,也许为你带来新的机会,你因此而高兴是不应该的。   我们可以知道的是:这个亚玛力人打错了算盘,他以为大卫会很高兴听到扫罗的死,而且回报这第一个对他成为新王表达效忠的人。这少年人尊荣大卫(1:2),只不过像对一位族长致敬那样,但是其姿态——伏地叩拜——可能含有宣告大卫为王的意涵。无疑他知道大卫是谁,而且刻意长途跋涉来找到他,尽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   大卫的反应是出乎意料的,他绝不会报答这个少年人,而是进一步询问他,然后处死他。咋看一下,似乎是很严厉。这个亚玛力人应该没有直接参与战事,所以他杀了扫罗,简单说,是谋杀,该被处死。从另一方面讲,假设这个少年人真是寄居者的儿子,在以色列住了多年的他应该了解扫罗和大卫相对的地位所代表的意义,并且应该听过大卫重视扫罗是耶和华所膏立的,是神圣的。“我杀了耶和华的受膏者”这句话正引自这年轻人说的,那么大卫下结论,“你流人血的罪,归到自己头上。”(1:16),就完全合理。很讽刺的,假如这少年人没有杀扫罗,只为了得到更好的报酬而说他这样作了,那么,如果说实话,他或许不只救了自己的性命,事实上可能因为报消息给大卫而获得奖赏。但是现在,他的罪要归到自己头上了,是因为说谎话的结果。   接着,大卫便为扫罗和约拿单作哀歌,“这歌要教导犹大人”(1:18),因为伤痛从来都不纯然是私人的,这也与社会和政zh i有关,且这哀歌不仅仅是一项历史资料,乃是要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这哀歌“写在雅煞弭书上”是为教导我们如何去哀伤。   在这哀歌中说到扫罗和约拿单生命的价值,以及他们的死亡带来的冲击。在哀歌中,二人都被哀悼,二人都被赞扬。扫罗痛恨大卫,追杀大卫,欺骗大卫。在旷野漂流的日子,大卫活在一个完全被扫罗的恨所操控的世界。表面看来,危险、困苦、孤单、失落——完全由扫罗一手做成的。可是在大卫的眼中,有一件事比扫罗的憎恨更显著:就是扫罗是上帝的受膏者。扫罗在大卫身上做的,绝对比不上上帝在扫罗身上所做的。因此大卫做了如此选择,选择降服在上帝的全能之下。看到的是上帝对扫罗的恩典,而非扫罗对他的憎恨。扫罗的憎恨没有把大卫贬低,反而提供了适当的环境,使他变得伟大与慷慨。   至于约拿单,他爱大卫,可是大卫不能完全享受及拥有这份爱,这不是一份他可以放松投入的爱。约拿单不能与大卫一起逃亡,因为他把对父亲的责任,摆在对大卫的挚爱之上。他们的友情并不止于享受对方,他们对真、善、美有相同的爱慕。他们的友谊是从敬畏上帝与委身于上帝而发展出来的。在此,大卫对约拿单的悼念,证明这种爱能深入人灵魂的深处,有保护心灵的作用。   在这首哀歌里,大卫没有提到神,它只是反映了人与人的关系......

  

    分享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