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什么?——比较社会学与基督教的人观(唐灵修笔记

作者:云飞 来源:以马内利 浏览:
文章来源于网络 请谨慎分辨解读 人是什么? 这是人所问的诸多问题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当我们开始会讲话的时候,就不停的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 为什么人会问问题呢?因...


  文章来源于网络 请谨慎分辨解读   




人是什么?

这是人所问的诸多问题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当我们开始会讲话的时候,就不停的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

为什么人会问问题呢?因为人是很独特的创造物,人是很独特的活物。我们要知,我们要问,我们要学,我们要明白,当你明白一切在你之外的事物时,你知道的是自然界的事物,但是当你问到你自己是谁的时候,知识已经跳越到另一个很大的范围里面。人是什么?我小的时候人是什么?每一种哲学人是什么?老师告诉我:『人常常问人是什么,其实人自己就是一个什么。』在它的人论里面(哲学的人类学观点),都尝试解释人是什么。

三千五百年以前,《圣经》第一次把一个恒古的方案提出来:『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创九6)这句话提醒我们:『人等于人。』你流了人的血,你不能付伍佰元港币就算了,你流了人的血,你的血也要被人所流,人的价值就是等于人的价值。

那么,这个价值到底是什么呢?我们更深一层的追究:『衡量人的价值的根据是什么?衡量人的价值的先决条件是什么?准则在哪里?标准在哪里?

《圣经》有一句很重要的话:『上帝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创九6)人像上帝,人就不能用别的东西来替代这个最高的价值,这样,整个人类学的眼光就应当注目在这更高的层面——人是像上帝的。

接下来要先提到关于社会的问题。什么叫做社会?

『人加人加人加人』叫做社会。社会就是人的群体,社会就是许多的人所结合起来的一个生活的模式,人的社团叫做社会。

社会是由许多的个人组成的,因此,单单认识社会现象而不设法去了解个人是不可能的;只从社会的统计学里去了解社会现象,而不明白个人的原因、个人的因素、个人的价值,这是不对的。

『社会学』这个名词的使用,是从法国人孔德(Comtc,August)开始的。孔德出生在一个天主教的家庭,那个时候,宗教非常的没落,就像《圣经》所讲的:『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义。』(提后三5)有宗教的形式而没有信仰的本质,有庞大的组织而没有信心的内涵。

宗教不是宗教形式,宗教不是宗教礼仪,宗教不是宗教建筑,宗教不是宗教的组织,宗教也不是宗教的功能。但是,今天很多人就单从组织、礼仪和外表去衡量宗教,而在这件事上犯最大毛病的是马克思(Marx,Karl),孔德也是如此。

孔德十四岁的时候宣布脱离天主教,脱离上帝,宣告独立,不要宗教。孔德认为宗教是人类进化过程中遗留下来没有用的东西。所以他把人类的历史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叫做神秘时期,或者叫做神学的时期;

第二个阶段是叫做形而上的时期;

第三个阶段叫做实证的时期,又叫做科学的时期。

当我们研究古代西方的哲学,在苏格拉底(Socrates)以前,有一个时代的人已经对神话不再感兴趣了,这时期差不多历经了几百年。从泰勒斯(Thalcs 0f Milctus)开始,安那克西曼德(Anaximander),阿那克西米尼(Anaximenes 0f Miletus)……等等,人已经对神话不感兴趣了。过去的人过着一种神话式的生活(希腊有许多的神话寓言:美的神叫做Muses,火的神叫做Mars,力的神叫做Hercules,口才的神叫做Hermes,还有音乐的神Apollo,最大的神Zcus,或者罗马人叫做Jupiter,这些不同的神,他们统治着不同的人生范围。)到了泰勒斯的时候,人的注意力转变了,他们开始研究到底在看得见的世界的背后,有什么看不见的实体。所以就从神话学的时代变成形而上学的时代。这种心态的活动持续了差不多几百年,到了苏格拉底的时代,他又不注重过去所注重的,反倒注重伦理,社会公正,真正的知识和人生的意义。但是他的学生柏拉图(Plato)又不注重他所注重的,注重宇宙论的问题。柏拉图以后的亚里斯多德(Aristotle),他是古代科学之父,这个人不大注重神话,也不大注重唯心论,他注重的是正确的思想方法。我们可以说逻辑是从亚里斯多德开始的,盼望藉着思想的方式可以找到真理。

从这几百年的演变,孔德找到了启发的思想源头,他把所有的宗教与神话学、形而上学、科学等量齐观,所以他认为神学和神话都是一样,是落伍的思想。

孔德既然把历史分成三个时期,而科学时期是最后产生的,因此他认为是最重要的。

根据孔德的思想,当人类的思想慢慢成熟到科学时代的时候,什么知识都不能有绝对性,都是要经过实证和试验,实实在在经验、考察、实证产生的知识才是真的。

所以孔德的思想告诉我们:『科学时代来到以后,前两个时代已经结束了。』我们不需要再研究神学,那是浪费青春,做牧师是自毁前途,因为他们专讲一些没有用的东西。什么形而上?都是无用的。所以,他宣告宗教破产了』形上学破产了!就这样,西方文化也跟着破产了。

如果你以为唯物论可以解决一切的问题,我告诉你,它只能把人类的文化带到更肤浅更没有意义的里而去;如果你认为科学就是一切的一切,你就先假定人的价值和人的位份只有物质的层次而已。

今天,研究社会学的概念是由孔德提出的,但他年老的时候,发现人没有办法没有宗教,所以他就盼望建立『人文教』,这个叫做人文主义者的宗教,是孔德要发明的。世界上不但有释迦牟尼,默罕默德,耶稣,还有孔德——这个想创造宗教的人。

『人文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人文教』认为:宗教是需要的,礼仪也可以接受,宗教的一些形式也应该保留,但是那些形上的,超自然的,启示的,要被否定。最后这句话是最重要的,就是『将启示的必要性否定了』。

有一次孔德对苏格兰的大文学家卡莱尔(Carlyle,Thomas)说:『我盼望建立一个伟大的宗教,是知识份子可以接受,与现代科学没有冲突的,所有过去的宗教,我认为都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卡莱尔听了他的话以后说:『恭喜你,盼望你能如愿以偿做成教主,如果你的宗教要被人接受,至少有三个条件:第一个条件你要做一些没有人做过的事情;第二,你要讲一些没有人讲过的话,第三,你要宣布有一天你死了,第三天会从死里复活,那么你的宗教就会被人接受了。

你当然知道卡莱尔的意思了。

哲学家冯友兰(他的哲学有很多的前提是错误的,我们不一定要完全接受)说:『研究哲学不要单单研究哲学家所写的内容,还要研究哲学家的动机。』你今天不单看沙特(Sartrc,Jean Paul)的作品,还要认识沙特的童年是怎样渡过的,你看尼采(Nietzsche,Friedrich)的作品,是否有发现到他写作的动力与冲击他的背景有关?如果孔德的世界观是这样,他用这个办法来看待人的问题,他怎么能了解人?

人到底是什么?人应该怎样认识人?

我们可以为『人』下许多的定义,但是从基督徒的眼光来看,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认识人是什么,除非他真正从上帝的启示看见上帝为什么造人。我再强调:『当一个人真正认识上帝造人的目的和上帝怎样造人的时候,上帝把这个真理启示人,人才知道人是什么。』

一个社会工作者、社会研究者、社会学家,他所要处理的是人、人间和社会的问题,他要透过什么标准来看人是什么呢?

有的统治者施仁政,有的施暴政。暴政、苛政猛于虎,因为他不把人当做人来看待,如果你对人不了解,你怎能好好待人呢?因此,我认为『共产主义的失败,不是政治的失败,乃是神学的失败。』

我相信,只有透过上帝的启示认识人,人才会好好把人当做人来处理、来解决。为这个缘故,虽然我不是社会学家,但我答应受邀探讨这个问题,因为基督徒要用上帝的真理来看待、处理每一门的学问;用神学来了解社会学,用神学来了解政治学,用神学来了解科学。

社会学是人类知识的一部份。那么,人的知识到底可以分成几个部份?

人类的知识丰富广泛,我把人所知道的知识大体上分成三大范畴:

第一:思想比人更低层次的事物,要认识人以下物质的范围;

第二:要认识那要认识万有的这个人的本身是什么;

第三:要认识比人更高的有关于灵界的,无限的、上帝的、一切原理的智慧的源头的问题。

我们要知道,我们要思想,所以这个小小的脑子比宇宙太空还更厉害,小小的脑子跑完全世界还不感觉满意,它什么都要知道,我们很难了解人到底是什么,许多人死了都还不知道人是谁,不知道就死了,要怎么办呢?我们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我们却想要知道别人是谁,我们什么都想知道。

当一个人否认第三范畴的存在,但他却用绝对者的身份和口气来解释前两个范畴的时候,他已经假设他就是第三范畴里的那位绝对者。所以,他无形中相信这两界的存在,而另外一界就是他自己。所以当毛泽东说没有上帝的时候,他盼望他就是救世主,是人民的救星。从某一种逻辑的方式来看,他还是在肯定上帝是存在的。

人除了要认识自己,人还要解释、表达自己的认识。因此,你怎样去解释一件事情呢?人到底凭着什么来解释一件事情?

基督教改革宗的神学认为『上帝造人的时候,把人造成有言语、有意义、有永恒的活物。这样,人就用言语把意义表达出来,这是上帝的形像的一部份。

当人用语言表达意义的时候,人也同时是在为现象提供解释。事物的解释者是人,因为人被造是为要解释宇宙的事物。人到底是谁?从神学、《圣经》的眼光来看,上帝按照他的形像造人,赋予人可以解释万有的身份,这样,人的身份就很特殊了。

人解释万有的时候,是站在主体性的地位;人解释自己的时候,人也站在主体性的地位;当人解释上帝的时候,同样也是站在主体性的地位上。

当人站在主体性的地位去解释万物、解释自然界的时候,人是以『自然的主』的身份来解释自然;当人解释人的问题的时候,人是不是以是『人类的主宰』的身份来解释人呢?你看见这个跳越里面的困难了;所以当人解释上帝的时候,是不是以『上帝的主宰』的身份来解释上帝?在这个跳越的里面,困难就更大了。

提到这个以人为本的神学的时候,我们不难明白为什么费尔巴哈(Feuerdach,Ludwig)反对基督教了,因为他先假设上帝是人创造出来的,但是,他却没有办法讲清楚人为什么需要创造上帝。第二方面,对人的认识和对社会的认识都是在同一个的层面上。人研究人,研究社会问题的时候,研究的人自己是在社会之外或者是在社会之内呢?当人因为社会的影响形成他的人格的时候,他是站在主体性或者客体性的地位上呢?

接下来再思想几个很重要的层次:上帝造人的时候,不是把人放在一个绝对的存有状态里面,绝对存在或者只有自我孤独的存在,都不是我们被造的原状。我们被造是相对存在的,所以人的存在不是独存,乃是对存。这个对存的存在有另外两个层次:

第一,像上帝的人与形像的源头之间的相对,这个相对不是对立的相对,乃是相互有关系的相对,人与上帝是相对的,人不能没有上帝,人可以假设上帝是不存在的,人甚至可以反对上帝,但是人反对上帝就证明上帝存在,否则你在反对什么?

第二,这个对存也是人与人的相对性。我们不是一个孤岛,我们是社会的一份子,人与人之间有相对的关系。这个相对关系从直线来说是与上帝的相对,从横线来说是人与人的相对。人与人之间的相对,这就是人在社会活动的层面。我们研究社会学,应该从人被造呈现的相对性来看待这个事情。

人被造成为一个能承受知识,能觉悟真理的活物,人有认知性,人有知道真理的可能,这是理性的一部份。不但如此,人被造是照着上帝的形像样式造的,有真理,有仁义,有圣洁。

前文已提过了认知性,那么,公义又是什么呢?

公义就是判断公正的问题,这是法性的问题。

人除了理性功能和法性功能之外,还有另外一样,就是有上帝圣洁的形像,这是德性的功能。

当人研究科学的时候,人只要发挥理性方面的功能。但研究社会学的时候,人不能不用第二和第三法则,也就是用公义的原则和道德的法则来看待这个社会。

所以,我盼望研究社会学的基督徒,要从《圣经》的观点很严谨的来看待人的社会行为和责任。人与人之间有德性、法性的标准,这乃是维持社会能够公正、能够安宁,能够解决许多的困难的一个重要的原理,藉着对人类的这些认知,人才能够更准确的处理人类的问题。

刚才提到『启示的必需』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是什么意思呢?

科学是比人类学更低的一门学问。有一次我在美国凤凰城讲道,我把一切的学问分门别类定层次高低的时候,我说:『科学是最低的。』读科学、研究科学的学生听了,眼睛就睁大起来,如果耳朵会动,它也会跳起来了。)因为当你把自然界当做研究的对象时,你是站在比自然界更高的层次来研究,人研究自然,自然不会研究人;人分析物质,物质不会分析人;人知道太阳离开地球是九十二百万公里,太阳不知道我和你中间离开多少公尺。我们的认知性,使我们超越物质,我们是高过物质的。研究比人更低的大自然就是比较低的学问,然而,研究人自己,就不这么简单了。

在科学的范畴里,人比较可能找到肯定的答案。你把一件东西交给不同的物理学家研究,得到的答案是一样的。但是,当你把一个神经有问题的人,交给十个不同理论派系的神经科医生诊断,答案却不一样。每一派系的神经科医生分析病人的病因都不一样。为什么呢?当人研究人的时候,是超过了人研究自然的范围。社会学也是如此,所以科学是比社会学更低的,科学是比伦理学更低的。

我举个例子来说明上述的观念:

你知道怎样制造原子弹,这是科学,应该不应该使用,这是伦理学的范畴。什么时候要用?应该不应该用?要怎样用?这都不在科学的范围里面,科学的功能就在那里中止了,完全没有贡献了,因为这已是伦理学的问题。

对整个人类来说,科学不是一切,科学是很低层次的。但是,在过去二百年的西方文化活动里面,是用『肯定性的答案的可能性』来评估学问的层次,因为科学的答案是可能达到肯定的,所以科学就被抬高了,而非科学的事物无法达到肯定,所以就被贬低,仿佛没有价值了。神学是最不能达到肯定的,所以被认为是最低的。

但是,我慎重的告诉你,如果科学要运用得好,需要有一套完整的伦理学来引导科学的整个成就,否则人类就成为人类自己最大的威胁。

伦理学要达到真正的价值,需要有敬畏上帝,以他的公义,他的圣洁的这种本性来处理。爱犯罪的人的内心,不可能产生有非常高度价值的伦理学,只有在圣洁、公义的上帝的本质里面,人才会找到真正的价值,这是刚才提到的启示的必需性的问题。

这样,当我们处理社会的问题,研究社会的现象,分析社会的难题时,我们盼望能提供一种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案,我们就需要靠着上帝的启示去了解。

社会学把宗教当做社会的某一种现象,无论是从行为的这一方面来看,或者是从功能的这一方面来看,或者从历史的这一方面来看,我们看见他们没有真正了解宗教,所以他们对宗教的评论,是站在宗教的外面来知道宗教,这样的评论就因为失之毫厘而差之千里了。

宗教的问题不是小问题,(有删节)但是,今天有一大批有宗教却不明白宗教本质的人,引起了许多社会人士对宗教的曲解,这是很可惜的。另一方面,许多自私的人,用自我中心的人生哲学观来处理人与宗教的关系,就没有办法代表上帝在社会上有伟大的贡献。所以我盼望今后的日子有更多有神学思想的人研究社会问题:我盼望社会学家不要以为凭着已经堕落、有罪性的人的思想,可以完全了解社会现象;我盼望我们不是倒退到十九世纪,还以为孔德的思想,史宾塞(Spencer,Herberl)的思想,赫胥黎(Huxley,Thomas Henry)的思想,黑格尔(Hegel,Georg Wilhelm Friedrieh)的思想,马克思的思想能够掌握整个社会的来龙去脉,甚至为社会指定将来要走的路向,我们不要走那条路,我们要更严谨的,回到以敬畏上帝的态度,来思想人性的问题,思想堕落的事实,思想所有犯罪和社会犯罪的原因,找出上帝所给我们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案,来处理今天世界的问题。

TOP

    分享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