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如烈火的先知讲章资料

作者:贾玉明 来源:网络 浏览:
文章来源于网络 请谨慎分辨解读 王下第三章 历代教中人士,每称以利亚为烈火的先知;他的性情太急如同烈火,言语灼人犹如烈火。求天降火,焚烧祭肉。为神作证,心热如焚。神和...

 

文章来源于网络 请谨慎分辨解读

 

 

 

 

       王下第三章 

  历代教中人士,每称以利亚为烈火的先知;他的性情太急如同烈火,言语灼人犹如烈火。求天降火,焚烧祭肉。为神作证,心热如焚。神和他讲话,亦自火中发言。其最后之事迹有二:一即求天降火,焚死捉拿他的士兵;二即乘火车火马上升。他的平生不离"火"字,故无愧于烈火的先知。在当时险恶的世界,不义的z /-府,异端横行,背弃上主的时代,正需要此热烈奋激,出言证道,皆如烈火炎炎的先知应时而起。   一、求烈火降自天当耶稣被接上升的日子近了,就定意上耶路撒冷去,到了撒玛利亚的一个村庄;因为那里的人不接待祂,门徒说:"主啊,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像以利亚所做的吗?"(路9:51-56)耶稣就转身责备他们。因为在于耶稣,一切皆是恩典的实施,而以利亚乃是律法的表现,自不能同日而语。   (一)对于求问邪神的亚哈王当大卫为王时,曾战胜摩押(撒下8:1-2)。于两国分立之时,摩押乃得自主。后以色列王暗利,复将其战败,而令其纳税。至亚哈殁后,摩押复背叛以色列。时因国家多事,亚哈谢王一日凭栏失跌于地,即遣使者求问假神;明明以色列人中有真神,不去求问,偏去求问巴力卜。这显然是干犯诫命,悖逆上主,自应受神谴责(王下1:1-4)。亚哈谢闻使者警告的话,不但不觉悟,反遣士兵前往捉拿先知,焉得不干犯神怒呢?   (二)对于捉拿先知的五十兵士亚哈谢王三次遣五十夫长,率领五十士兵,前往捉拿以利亚。第一次五十夫长对神人说:"王吩咐你下来!"第二次是说:"王吩咐你快快下来!"亚哈谢自以为有权柄,可以随意吩咐以利亚;不知天上之神,权柄更大,所以以利亚二次皆求天降火焚烧他们。这并非心存报复,乃是叫他知道,上主的神圣是不可侮慢的。至第三次所遣五十夫长再不敢像以前两个五十夫长,仗势王权之傲慢,即双膝跪在以利亚面前,哀求说:"神人啊,愿我的性命和你这五十仆人的性命在你眼前看为宝贵。"于是以利亚即遵神命,同着五十夫长去斥责亚哈谢说:"你差人去问巴力西卜,岂因以色列中没有神可问吗?所以你必不下所上的床,必定要死。"(王下1:16)似此绝不顾情面的话,岂不比火还猛烈吗?   二、乘火车升上天历来被接升天的只有三人,皆是被接于要紧的时代中。一即以诺,是在洪水前的时代中;一即耶稣基督,是在福音时代中;一即以利亚,就是本处所提,是于先知时代中。以诺是"与神同行"的(创5-24);以利亚是藏在神里面的;耶稣是"道成肉身"的。虽然以诺与以利亚,不能与我们的主耶稣相提并论,但其所以被接上升,莫不是为要在其所处的时代中,作最重要的见证。   (一)以利亚最后的行程以利亚谅于显然为神作证以后,即开设先知学院,为神学教授。当其被接上升之前,即到各先知学院中,施最后的教训,与众作别。所经地点,亦于灵程中,有最深、最要的表明:   1、吉甲-悔改-走新路程此处所论不是约旦河西岸之吉甲(书4:19,5:9-10),乃是去伯特利不远,在以法莲支派境内的。此处设有先知学院(4:38),谅此时以利亚同以利沙即住在吉甲。按吉甲二字意即圈,或滚的意思(书5:9)。多少人属灵的生活,或工作,是天天"转圈",是不进步的;今天转一圈,明天还是转一圈;今年如此,明年还是如此。欲要进步,须要离开吉不再转圈,如此就把羞辱滚去了。   2、伯特利-灵交-进入神的殿之意(创28:19)。一个人必须离开吉甲实行悔改,方能与神有交通;有灵殿中之交通,即进到神殿中,见了不能见的神,而有甄别归主的生活。非离开吉甲不能进入伯特利。以利亚同以利沙到伯特利,那里的先知学生,亦早得启示,知道以利亚要被接上升,即对以利沙说:"耶和华今日要接你的师傅离开你,你知道不知道?他说:我知道,你们不要作声"。这不但是不愿扰乱将要与他们作别,心中忧痛的以利亚,也是不愿加赠个人与师傅离别的痛苦。   3、耶利哥-得胜-神能力之表现按耶利哥即香膏城之意,亦名棕树城(申34:3,士3:13)。棕树是得胜的标记,以色列人进迦南时,以攻打耶利哥为荣耀得胜的纪念。人能常在伯特利与神相通,即有进入得胜生活的希望了。当耶利哥城倾倒以后约书亚曾起誓说,若有人重建此城,必被咒诅(书6:26)。于亚哈为王时,有伯特利人,希伊勒重修此城,果然照约书亚的誓言,受了咒诅(王上16:34)。今则有先知学院设于耶利哥,所以以利亚同以利沙,特来耶利哥拜会先知学员,与他们作别。   4、约旦河-死而复活-向世界死约旦河是表明信徒死的地方。当时约书亚率领以色列会众,从旷野进到迦南地,曾经渡过约旦河;经此过渡时,因有约柜率领,约柜是表明"神的同在",既有神同在,所以约旦河水,即顺从神命,远远的从亚当城那里绝了流(书3:16)。以利亚同以利沙,到了约旦河,即用他那毛布外衣打水,外衣是先知职分的标记,所以那先前因约柜分开的河水,今日也因先知外衣,"水就左右分开,二人走干地而过。"此亦表明旧人之死,虽是不易;但是在于耶稣基督的死,约旦河水已经分开,死的毒钩,罪的权势,在于耶稣的十字架皆已制胜,凡在耶稣基督的人,都可在主的十字架上,将旧人与主一同钉死。   (二)以利亚荣耀的上升以利亚既已从吉甲前行到了伯特利,又到了耶利哥,终则渡过约旦河将旧人埋没,当然就可超升于天,与主同在了。其所以如此上升:   1、显然是世间不配有的他在这样信仰破产、背弃神的时代中,经亚哈谢王一二再而三的差兵去捉拿他,真是不配有他这样的人;如写希伯来书的说:"那些在旷野山洞,漂流无定的信徒,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来11:38)   2、证明是神所喜悦的以利亚如此蒙神差火车火马,被接上升,这自然是神喜悦他的明证。正如"以诺与神同行,神将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   3、是代表信徒被提的以利亚如此被接上升,不但给我们一个清楚的来生观,更表明信徒将来如何被提。以利亚与以利沙正在谈话,忽然火车火马将二人隔开,以利亚即乘旋风而去,是何等奇妙,何等荣耀啊!   以利亚平生无处不是奇迹,他是忽然出世,不知从何处来,又忽然被神接去。(1)他在神面前无愧为以利亚   -耶和华是神。他真可为活神的代表,在他的生命中、生活、工作里,处处皆可表现出一位大能永活的神。(2)他对于会众无愧为战车马兵(王下2:12)-他在当时的世代中,大大的为真理争战,除去巴利先知,挽回民众的信仰,他真是"以色列的战车马兵!"他平时既为以色列的战车马兵,于离世时即乘火车火马上升;其上升的荣耀,与平时的工作,是极相称的。(3)对于先知学员情同父子-以利沙见他上升:曾呼叫说:"我父啊!我父啊!"(王下2:12)。(4对于神国则如基督的先导)-以利亚原是预表先锋约翰,不但身穿毛衣,腰束皮带(王下1:8),其性情亦恰如约翰之刚勇奋急。约翰责备希律,以利亚则斥责亚哈。且圣经明言耶稣首次来,有以利亚为祂开路(玛4:5-6,太17:10-12)。其第二次来,还是需要以利亚为祂开路(启11:3-6)。耶稣登山变像,原是表明祂二次再来时,如何在祂国里降临(太16:28,17:5)。此时即有以利亚与主一同显现,亦正是表明他与耶稣的国有关(太17:11)。总言新约中提及旧约先知之名,所提最多的,就是以利亚,其于神国的关系可想而知。

  

    分享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