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Sinners in the Hands o灵修笔记

作者:中国基督教书刊 来源:网络 浏览:
“他们失脚的时候近了。” 申命记三十二35 在 这一节经文中,神声称他要报复邪恶不信的以色列人。他们是他的百姓,有着他恩典的工具,但他们虽见了神对他们所施行的奇妙作为,...



“他们失脚的时候近了。”

申命记三十二35

在 这一节经文中,神声称他要报复邪恶不信的以色列人。他们是他的百姓,有着他恩典的工具,但他们虽见了神对他们所施行的奇妙作为,心中却没有聪明(申三十二 28)。他们受了上天的栽培,却结出苦毒的果子,正如我所引经文前的两节所表明的。我所选用的经文:“他们失脚的时候近了。”似包含论邪恶以色列人所受惩 罚和灭亡下列数端。

 

他们常有沉沦的危险,象一个在滑地上行走的人,常常有跌倒的危险一样。他们的沉沦,是用失脚来表明。《诗篇》七十三首18,19节也说:“祢实在把他们安在滑地,使他们掉在沉沦之中。”

 

这 段经文也表明他们常常有突然沉沦的危险。正如一个走在滑地的人,时刻都可能跌倒,他不能预先料到下一步是否会跌倒或站住;他一旦要跌倒,就立刻跌倒,而没 有预告。恰如《诗篇》七十三首18,19节所说:“祢实在把他们安在滑地,使他们掉在沉沦之中。他们转眼之间,成了何等的荒凉!”

 

这段经文还表明他们并非被别人推倒,而是自己跌倒。正如一个在滑地上或站或走的人,不须别物,自身的重量就可以将他摔倒。

 

至 于他们为何还没有跌倒,或如今尚未跌倒,那只是因为神所定的时间还没有到。因为经上说,时候到了,他们就要失脚。那时,他们就要因自己的重量,将自己摔 倒。神必不再在那滑地扶持他们,要让他们自己摔倒。就在那时,他们要堕入沉沦之中,正如一个站在倾斜滑地的人一样,他不能独自一人,在坑边站稳,若没有人 扶着他,他就要立刻跌入沉沦之中。

 

 

我 现在所要坚持的,乃是下面的一句话:“除神的美意外,没有什么可以叫恶人一刻脱离地狱。”所谓神的美意,我是指他至高无上的意旨。这意旨不为什么义务所拘 束,不为任何困难所阻挡。除神的美意外,没有什么可以在任何最小程度或任何方面,片刻保存恶人。这真理可以从下面各点来说明:

 

神 不乏权炳,来随时将恶人投入地狱。神一兴起,人的双手就软弱无力。最强壮的人也不能抵挡他;也没有人能从神手中援救我们。神不仅能将恶人投入地狱,而且很 容易作到这事。世上的君王,有时因为反叛者军队众多,防御巩固,人就很难征服他们。但神却不然。人的炮台都不足以抵御神的权能。即令神的大群仇敌,手牵着 手,联结起来,神也必容易将他们打得粉碎。他们是象一堆糠秕遇着旋风,或一堆柴薪当着烈火。正如人容易踹死一个在地上爬的虫子,容易割断或烧断一根系物的 细线;照样神若定意,他容易把他的仇敌投入地狱。神一斥责,地就震动,在他面前磐石也倾倒,我们是什么,竟想抗拒神么?

 

恶 人该被投入地狱,所以神的公义并不阻止,也不反对神随时施展能力来毁灭他们。反倒公义要大声疾呼,要求永远惩罚恶人的罪。神的公义对那结所多玛的葡萄树 说:“把它砍了罢,何必白占地土呢?(路十三7)神公义之剑,是时刻挥舞在他们的头上,只有神怜悯的手和善意,才能止住那剑。

 

罪 人已被判下地狱。他们不只是该被投入地狱,而且神律法的宣判,即神在他自己与世人中间所定永不改变的公义准则,是已经定了他们的罪;他们下地狱的判决,是 已经定了。正如《约翰福音》三章18节上所说:“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所以凡不肯悔改重生的,都属乎地狱;地狱乃是他们的地方;他们是从那里来的,正如 《约翰福音》八章23节上所说:“你们是从下头来的”;他们也必往那里去;这是神的公义,正道,和不可改变之律法的判辞判他们去的地方。

 

他们如今便是神藉地狱苦刑,所表现忿怒的对象。他的其所以没立刻下地狱,并非是因为掌管他们的神不十分恼怒他们,如同恼怒许多如今在地狱中受神严厉忿怒的人一样。其实神对许多活在世上的人,甚至,对会众中许多悠然自得的人,较之对许多正在地狱烈火中的人,更要恼怒。

 

所 以神没有立刻伸手将他们除掉,并非是因为他不憎恨罪恶的缘故。神完全不象世人所想象的,与他们一样。神怒火向他们熊熊燃烧着,他们的惩罚并不迟延;火坑准 备好了,火燃着了,炉烧热了,正准备将恶人投入;熊熊的火焰,正在燃烧。磨锐发光的刀剑,现正加于他们的头上,火坑在他们的脚下也张开了大口。

 

魔 鬼随时准备袭击他们,什么时候神一容许魔鬼动手,他就要将他们掳为己有。他们就属了魔鬼,他们的灵魂也为他所有,受他辖制。经上称他们为魔鬼的家财(路十 一21)。魔鬼常在人的身边,窥伺他们,好像饿狮窥伺掠物一般,想把他们吞吃,只是暂时受了阻挡。神若一旦放松他阻挡的手,魔鬼立刻就要袭取他们的可怜灵 魂。那条古蛇要吞噬他们,地狱也在张口等待他们;神一容许,他们就会立刻被吞噬,归于灭亡。

 

恶 人的灵魂被地狱的邪道所管制,这些邪道,若不是有神约束,就要立刻冒出地狱的火来。在属血气之人的本情中,原有受地狱刑罚的根基。那些宰制他们的邪道,乃 是地狱之火的种子。这些邪道,本性强烈,活泼有力,若不是因有神的手加以控制,它们就会爆发燃烧起来,象那在受咒诅者的心中所有的败坏和仇恨所起的作用一 般,而且也必产生同样的痛苦。经上将恶人的灵魂比喻为翻腾的海(赛五十七20)。如今神以大能约束他们的恶,好像他制止海中的狂浪一般,说:“到此止步, 不能再进”;神若一旦松手,狂浪即将席卷一切。罪是心灵中的悲苦和毁灭;按它的本性它是毁灭人的;神若一旦不加约束,就无需别的来叫人的灵魂达到完全悲苦 之境。人心趋于败坏其狂热是无止境的。恶人活在世上时,好像烈火被神禁闭,神若一旦任其放肆,它即可以燎原;既然人心是罪坑,所以罪若不被节制,它就会立 刻将人的灵魂变为硫磺的火炉。

 

恶 人若眼前看不到死亡临头,那并不足以使他们有片刻安全。一个属肉体的人,若眼前健康无恙,看不到他会遭遇什么意外而立刻去世,也看不到他会遭遇什么危险, 这并不使他有安全。古往今来的许多经验都告诉我们,这并不足以证明一个人,没有临到永恒的边际,不会在下一步踏入另一个世界。那忽然使人离开世界种种看不 见和想不到的情况,是数不尽,料不到的。尚未归主的人是走地狱坑上的朽坏之路。这路上有无数薄弱的地方,不克负荷他们的重量,而这些地方乃是看不见的。在 正午有看不见的死亡之剑飞来;就是最明亮的眼力,也看不见它们。神有种种不可测度的方法,将恶人提出世界,送入地狱;神并无需假手神迹,或采取非常的方 法,可以随时除灭恶人。所有一切叫罪人去世的方法,都这般操在神的手中,这般绝对一概取决于神的权能和决断,以致罪人是否立刻坠入地狱,完全是凭神的旨 意,有如他直接处理,而不用什么方法一般。

 

世 人所用以保存自己性命的智慧,或别人保存他们性命的关注,都不能给他们一刻的保障。神的安排和普世人的经验,都证明这一点。人自己的聪明,显然不能保障人 脱离死亡;否则世上的聪明机智人,就不会同别人一样遭遇早丧或不意之死。但事实如何呢?《传道书》二章16节说:“可叹智慧人死亡,与愚昧人无异。”

 

恶 人在继续抗拒基督,怙恶不悛时,所有逃避地狱的苦心和经营,也都一刻不能保全他们避免地狱。几乎每一个世人听到说起地狱时,都自以为可以避免地狱。他靠自 己得保安全;他庆幸自己过去所作的,现在所作的,和将来所打算作的。人人心中都有避免刑罚的计谋。他们庆幸自己打算得好,认为自己的计谋必不失败,他们诚 然听见说,得救的人很少,以前死去的人大多数都进了地狱;但是人人都以为自己所打算的逃避方法,要强于别人。他不要来到那痛苦的地方;他心里说,他定要采 取有效的办法,为自己安排,好不致失败。

 

可 是愚昧之子自行其是,又信靠自己的聪明,便把自己可怜地